【盲路】成长路上,谢谢你们为我打开探索世界的大门

来源:历程社   作者:帅子   2023.01.14 16:45  浏览313
摘要:回首失明后的这些日子,我深深地感到我刚失明时感到悲观绝望,是因为我从未了解过残障,不知道日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而现在我能越来越积极地生活并不是因为我的视力障碍消失了,而是因为我遇见了更多与我情况相似的伙伴,获得了许多信息,有机会解锁看待残障的新角度,有机会学习非视觉生活的技能。成长路上,我真的非常感谢那些为我打开探索世界的大门的人。
欢迎来到"人在历程"栏目
让我们一起与残障赴一场修行一生的约,从此刻起,携手前进!


成长路上,谢谢你们为我打开探索世界的大门

作者:

帅子

残障意识基础(UNESCO)研习营营员

七岁那年,一次意外受伤后,我的视力开始逐渐下降。起初,无论是我自己还是父母和老师都为了能继续留在学校读书想尽了办法,父母向老师提出把我的座位调到最前排,写作业时,老师也会给我发放大字体的资料,而我自己也会在课后主动承担擦黑板的任务,因为这样,我就有机会靠近黑板看清板书内容了……后来,我的视力进一步下降,就离开了学校,开启了漫长的求医之路。

那时,我除了去医院看病就是呆在家里,每天除了听收音机就是看电视,父母和奶奶都要干活,经常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寂寞到只能靠自言自语排解孤独。在我失明之前,父母从未见过其他残障人士,在我失明后父母也不知道该如何支持我了,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自理能力很重要,于是帮助我重新开始学习例如洗漱、穿衣、叠被子这些小事。这些以前我能轻而易举完成的事失明后再做却变得无比艰难,很多次,我边练习边流泪。


图片

图为:插画,白色的小人躺在自己流出的眼泪上

看着不富裕的家庭因为带着我四处求医而负担更重了,自己却整天无所事事不知道能干啥,甚至连学都上不了,年幼的我感到十分绝望,甚至想到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亲戚说好像看到过县城有一所招收聋人的学校。学校虽然不招收视障人,但我妈妈马上去了解情况,听说了我的情况后,工作人员把我们介绍到了市里的一所盲校。

11岁那年我来到盲校,重新开启了学习历程。那时我每次外出还是需要人陪伴,老师们也会告诫我要好好学习,以后做按摩师自食其力。我隐隐感受到我的人生因为视障而有了很多限制。尽管如此,我和父母都没有再绝望——毕竟我又能上学了!我到盲校上学后,父母常常过问我学校发生的事情,也会关心我的学习成绩,有时还会塞给我一些零食,让我带到学校与同学们分享。

在盲校里,我遇到了一位同学,他喜欢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残疾人之友》节目,其中尤其喜欢《视障热线》栏目,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听。一次次节目给了我很大触动,我了解到原来视障人士除了做按摩还可以成为程序员、客服等。当我在一次节目中了解到视障人士也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时,便去买了一台,并加入了相关的群。当我学会使用手机后,我的生活变得更丰富了,除了用手机进行社交,我还会用它看书、查资料、去听自己喜欢的编程课程。


图为:三只小猫凑在一起,两只黑白花猫中间一只白猫,白猫举着手机,三只猫都盯着手机

2019年,我得知了金盲杖视障奇葩成长营的招募信息便报了名。在那次成长营中,之前不怎么独立出门的我拿着盲杖一步步丈量着脚下的道路,去乘公交、搭地铁、去天安门……而让我最开心的是我去爬了长城,长城的路并不好走,台阶有宽有窄有高有矮,不仅要始终高度集中注意力,还要善于用盲杖探测前往,感受周围环境的变化,为自己找到一条最安全的路。那天,当我登顶长城的那一刻,我感觉内心一下子打开了。我觉得其他人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生命是平等的,残障并非缺点而是特点。

独立出行又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通往世界的大门,之后我会经常独自外出,去与朋友约会,去自己想去的景点等等。

尽管生活越来越丰富,有时我还是会隐隐感到失落。我觉得虽然我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但残障还是难免会给我带来一些限制。比如在学习理科知识时,盲文符号成了我的难题,又找不到人给我读题时,我就会思考:看不见难道是我的错吗?

2021年8月末,我偶然得知了残障意识基础课程在招募。在此之前我几乎没了解过《残疾人权利公约》,也没有接触过残障意识,只是希望通过参加研习营试着与自己和解。当我收到录取消息时,正值开学季,与老师同学相见的激动心情与即将开启课程学习的期待撞了个满怀,使我不禁在宿舍足足转了几个圈。

开学后我的学业也日渐紧张起来,记得那时每天下午学校下课到上晚自习前,我都在校园里边散步边学习课程,我觉得能坚持克服困难学完课程本身于我而言就是一种成长。课程里的每一刻都让我有收获,我特别喜欢课程中提到的案例,那都是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会遇到的事。在课程的学习中我渐渐意识到:很多时候当我们遇到困难时需要改变的不是残障本身而是周围的环境。就拿我之前学习理科的烦恼来说吧,如果读屏软件能够朗读理科符号,如果能提供电子版练习册,一切就顺利多了。虽然我也知道有时环境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但我们可以从转变看待问题的视角开始行动。

学完课程后我再遇到问题便会更积极地想办法解决了。比如我想学做饭却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我也不会像从前那样难过很久,觉得看不见是我自己的问题了,我会积极主动地和家人沟通,向有烹饪经验的伙伴请教切菜技巧,思考厨房如何布局更方便等。


图为:插画,一群朋友围坐在一起讨论事情

回首失明后的这些日子,我深深地感到我刚失明时感到悲观绝望,是因为我从未了解过残障,不知道日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而现在我能越来越积极地生活并不是因为我的视力障碍消失了,而是因为我遇见了更多与我情况相似的伙伴,获得了许多信息,有机会解锁看待残障的新角度,有机会学习非视觉生活的技能。成长路上,我真的非常感谢那些为我打开探索世界的大门的人。

如今,我也会经常去做志愿者,把我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伙伴,我在最无助的时候因为听到视障伙伴的故事重拾希望,我也希望用我的故事让伙伴门走出阴霾。而未来,我也想有更丰富的体验,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我相信,我的人生还会拥有更多可能!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